凝聚群众 引导群众 以文化人 成风化俗

袁桂芬

  • 发布日期:2020-08-24 17:22
  • 来源:郊区周刊
  • 字体大小:
  • 打印:

爱在寻觅中播撒——袁桂芬扶弱助残纪事

1.jpg

袁桂芬一夜没睡好,惦记着给王银花家修灶的事。

同村残疾妇女王银花,不会说话,行动不便,丈夫又不幸病逝,撇下她和4岁女儿,生活陷入困境。袁桂芬主动上门,帮她做饭洗衣、擦桌扫院、缝衣缀扣、清倒垃圾。她家吃水困难,袁桂芬就给她挑水。老大妈给小媳妇挑水送上门,成了村里一幅独特的风景。前一天晚上,袁桂芬见王银花家灶火塌了,就寻思着给她家和泥抹灶。

一大早,袁桂芬就背了一大袋耐火土去了王银花家,撸袖子挽裤腿地干了起来。她已上了岁数,累得汗流浃背、灰头土脸、满手泥污。炉灶刚抹好湿得不能做饭,她顾不上劳累,又匆匆回自家做下面条给王银花母女送去。

就这样,袁桂芬一直帮了母女三年,直到王银花带着孩子远嫁外村有了更好依靠。

说到这儿,您也许会想:王银花肯定是袁桂芬的什么亲戚。但事实上,她们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

那袁桂芬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为何这样做呢?

袁桂芬,郊区河底镇任家峪村人。数十年悉心照料生病的养父母、公婆,获第三届山西省、阳泉市“孝老爱亲”道德模范提名奖。前些年父母公婆去世后,袁桂芬把“孝老爱亲”的范围扩大到社会上的孤寡老人、弱势群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在这位普通农村妇女身上得到最好诠释。

神采奕奕的袁桂芬

同村张香鱼奶奶患肌无力常年瘫痪在床,冬天了还穿着薄裤,腿上冻起黄水泡。袁桂芬拿自家最好的棉花,亲手为她做了一条软绒绒、厚墩墩的棉裤。换裤时,张香鱼腿上的水泡沾住秋裤脱不下来,疼得直叫。袁桂芬就用温水一点一点浸湿,好不容易才帮她脱下来换上棉裤。张香鱼感动得流着眼泪说:“真暖和呀!好舒服呀!太感谢你了!”

类似事例不胜枚举:

袁桂芬给患病想吃野菜的任银兰到田地里挖野菜;自己买菜籽给生病住院的刘改云家种菜;让家里没有洗澡设备的村环卫工史巧云等妇女到自家洗澡并亲自给搓澡;给来村打工生下孩子的妇女送小孩衣服、鞋袜被褥等孕婴用品……

在帮助人过程中,袁桂芬常常感到自己身单力薄。为了动员大家都行动起来孝老爱亲、扶弱助残,她就利用一切机会做宣传。她多次在市政府、市展览馆、墨玉宾馆等地宣讲。还自任“团长”,和村民自编自演一些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节目,每年春节、元宵期间走村串户到处宣传演出。如手语舞《婆婆也是妈》、快板剧《夸媳妇》、小品《有钱没钱都是妈》等。她初中文化,喜爱写文章,一有时间就用手中的笔选写周围邻里中感人事例,发表在报纸上。如:《拳拳孝子心 丝丝婆媳情》《身边的感动》《盲人绝路逢生 多亏众乡亲》《双人被中的婆媳情》等。散文《婆婆的炫耀》还获市级奖。

袁桂芬手中的笔还有一个作用,就是为困难家庭写求助申请。

前面提到的王银花母女,袁桂芬就帮她们给上级有关部门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求助申请。领导了解情况后,还来王银花家慰问,并把她列为重点帮扶对象,免去孩子上学一切费用,还给她家享受了低保。

袁桂芬不仅寻上门对本村的困难家庭施以援手,而且还到外村寻找弱势群体来帮助。霍树头村妇女郭二妮患子宫肌瘤,丈夫患脑血栓半身不遂,儿子在读高中。袁桂芬见她家这么困难,就寻上门自告奋勇帮她写了低保申请,村里盖了章等待乡政府审批,但等了好久都没消息。袁桂芬就去找本市媒体“小韩帮忙”,又去找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经反复沟通,上级领导特事特办,还把低保证给郭二妮家送去。

2.jpg

袁桂芬做义工照顾孤老弱残

类似事例还有很多。如袁桂芬寻上门给前龙光峪村患病的任春果写了低保申请,并让自己儿媳开车拉上任春果瘫痪儿子到医院开证明,帮他申办了残疾证……

袁桂芬去省里参加道德模范会议时,得知和她同一个房间的寿阳“诚实守信”模范常慧珍,多年来收养着村里一个痴呆孤儿。袁桂芬当即为她和孤儿写了贫困残疾救助申请,并找到晋中市带队领导,恳请他们帮助常大妈和痴呆孤儿办理贫困残疾手续。阳泉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知道这个情况后连竖大拇指,说:“袁大妈真是大好人,出门在外还想着帮助别人!”

就是这样一位大好人,63岁时遭遇不幸,患了宫颈癌。袁桂芬顿时感觉天都塌了!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巨额医疗费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所幸她获得了国家“贫困母亲两癌救助”名额,可得到1万元救助金。躺在病床上的袁桂芬偶尔听病友说,平定县张庄镇有一个单亲母亲也患此病,家庭比她更困难。袁桂芬心里不平静了,考虑两天后,她瞒着家人专程寻到市妇联,要求取消对她的救助。市妇联工作人员惊诧过后深为感慨:从来都只有来妇联争取名额想要救助的,还没见过专程来把自己的救助让给别人的!在袁桂芬的软磨硬缠下,市妇联无奈地取消了对其的救助。

病房中,袁桂芬与病魔顽强斗争,经历了生不如死的各种治疗体验,但她还在帮助别人:把孩子们给她的营养品分给贫困的病友,给家属暂时没来的病友接屎倒尿,鼓励大家树立信心战胜病魔……

也许是善良感动了上苍,经过反复治疗,袁桂芬的身体竟然痊愈了。大家以为她应该“消停”了。殊不知,她“孝老爱亲”范围更广了。

阳泉弘德国学院是一个民间公益慈善组织,常年收养着一些孤寡弱残。袁桂芬听说后,拖着羸弱的身子,隔三差五挤着公交车几十公里上门做义工,照顾里面的老老小小,端饭倒水、抹桌扫地、拆洗缝补、整理房间……

国学院被收养的人中,有一个13岁男孩王宏鑫念念不忘袁桂芬奶奶为他的辛勤付出。小宏鑫曾被患精神病的母亲“禁闭”在家不让上学达一年之久,饥一顿饱一顿,饿得快没了人形。袁桂芬多次奔走呼吁于妇联、民政、公安、乡政府等部门,小宏鑫才被解救出来。袁桂芬又和国学院联系收养了他,使他有了现在正常的学习生活。

前不久,记者给袁桂芬打电话,得知她到山东威海给女儿带孩子。记者原以为她可以趁此机会休养一段时间,可她又找到当地的公益机构,报名当了义工,又是演讲又是到老年公寓演出,还到边防海军驻地为战士们做饭、洗衣……

记者问袁桂芬为什么要这样“固执”地“到处找着”做好事,她说:“我从小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在那个资源匮乏的年代,我父母生病,家里没有劳力,我尝够了孤苦无援的痛苦,更体会过别人帮助自己时的温暖。我现在看见弱势群体,就像看见当年的自己。我帮助他们摆脱痛苦,就像自己摆脱痛苦一样,心里可美了!”

3.jpg

袁桂芬获多项荣誉

有人说袁桂芬“傻”“管得宽”“没事找事”“吃饱了撑的”,怀疑她的动机。甚至个别受助者,不感恩,还说一些刻薄风凉话,“捉她傻不愣”。但袁桂芬不理这些。她说:“只要我走得正站得正,就不怕他们说闲话!能帮别人,就是我的乐趣!”

人性本善,但缺少的是一个带头传播善良的人。人们对袁桂芬从怀疑到认同,从感动到追随。在她的影响下,她的老伴、子女,甚至不少村民都加入到了扶贫济困、助人为乐行列。村里涌现出一批批孝儿媳、好邻里、活雷锋。

袁桂芬与共和国同龄,现已年近古稀,但仍不思安逸,到处寻找弱势群体来帮助。爱,就在寻觅中一路播撒……